金服网➤  金融服务信息网

10月首周美股跌宕起伏 多个经济指标发出衰退预警

2019-10-0921世纪经济报道

支付宝搜索“514131490”领红包

图/甘俊摄

10月首周(美国东部时间9月30日至10月4日,下同),美股市场风云变幻,未能迎来开门红。道指当周跌0.9%,纳指涨0.5%,标普500指数跌0.3%。从周线看,道指和标普已连跌三周。

此外,美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摩擦增加了美国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10月2日宣布,将对一系列欧盟产品加征关税。由于此前美国已对多个国家加征关税,因此市场忧虑美国一系列举措将令1929年大萧条重现。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对记者表示,此次美股出现大幅波动主要源于美国多项经济数据表现不佳,引起市场恐慌。多位业内人士也表达了对美国经济的担忧,认为失业率已经无法很好地反映美国的经济现状,目前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数据的下滑表明美国经济已进入下行阶段,或于明年陷入衰退。

关键经济数据疲软

美国东部时间10月1日和2日,美股出现“二连跌”,其中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两天一共下跌838点。此外,用来衡量标准普尔500期权隐含波动率的VIX恐慌指数上升在2日一度飙升至20.56。吴照银对记者表示,此轮崩盘式下跌主要源于美国9月制造业数据和就业数据表现疲软。

10月1日,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最新数据。根据数据显示,美国9月ISM制造业指数下滑至47.8,低于预期的50.2和前值的49.1,创2009年6月来最低,连续第二个月低于50荣枯线。今年8月,ISM制造业指数自2016年8月以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结束了此前35个月、均值56.5的扩张周期。ISM指数低于荣枯线,预示着经济收缩。

10月2日公布的美国9月ADP就业数据显示,私营领域就业新增13.5万人,低于预期的14万人,创6月以来最慢增速。截至2019年9月,今年平均每月新增就业14.5万人,比去年同期平均值的21.4万人下滑32%,意味着美国劳动力市场压力加大。

10月4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9月非农数据同样疲软。美国9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13.6万人,低于预期的14.5万人和前值的13万人。

“制造业指数作为领先指标自去年开始就逐渐下滑,如今非农和ADP就业数据作为同步指标也表现疲软低于预期,导致市场恐慌,对经济衰退的担忧不断增加,”吴照银对记者解释道。

美欧贸易摩擦加剧担忧

除了关键经济指标不及预期之外,美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摩擦也加剧了市场的担忧。据新华社报道,世界贸易组织2日裁决,就欧洲联盟“违规”补贴欧洲空中客车公司,美国有权向欧盟征收报复性关税。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随后表示,根据最新裁决结果,美方将对一系列欧盟产品加征关税,10月18日生效。根据美方列出的加征关税清单显示,法国红酒、德国咖啡、西班牙橄榄制品、英国威士忌以及整个欧盟范围内生产的奶酪都位列其中。美国贸易办公室强调,虽然美方有权加征100%关税,但决定仅对部分产品加征10%至25%的关税;美方有权随时加征更多关税或调整加征关税产品。

欧盟贸易委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对美国加征关税表达忧虑,认为这一举措将“适得其反”。马尔姆斯特伦强调,“如果美方决定施行获得世贸组织授权的反制措施”,那么欧盟将“采取相同措施”。

目前,美国已对多个贸易合作伙伴加征关税。投资者担忧这种对于多国征收关税的政策,将令全球经济进入全面衰退的可能性上升。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洪灏表示,这样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毕竟1929年从股市大崩盘而开始的大萧条,就是全球贸易争端的结果。不过,特朗普的贸易政策通常有回转的余地,目前下类似的决定为时过早。

美国经济现衰退迹象

虽然多项就业数据疲软,美国非农失业率仍在低点徘徊。根据最新数据显示,美国9月失业率降至3.5%,为1969年12月以来最佳水平。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4日表示,尽管面临一些风险,但目前美国经济仍处于“良好状态”。鲍威尔称,“失业率接近50年最低水平,通胀率接近但仍低于我们2%的目标,我们的工作是尽可能久地维持住这种经济状况。”

不过,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希勒认为失业率可能无法很好地衡量就业市场和经济的表现,因为“失业率只是一个模糊的数字”。“我不知道这个数据与50年前是否有可比性。我们现在有不同的理念。”希勒强调。

希勒指出,9月的平均时薪表明目前美国经济已经不是一个真正的强劲的经济。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最新数据,美国9月平均时薪增速由8月的3.2%下滑至2.9%,平均每周工时保持不变,从而整体薪资增速略有放缓。

吴照银对记者强调,失业率是一个滞后指标,“失业率反映的是过去经济增长强劲,而不是现在。一旦失业率上升,经济可能已经处在衰退期,”他补充道。

美国非制造业指数也发出衰退预警。10月3日,ISM发布数据显示,美国9月ISM非制造业PMI为52.6,远低于预期的55.3和前值的56.4,创2016年8月以来新低。分项指数中,9月ISM非制造业的商业活动指数降至55.2,低于预期的59和前值的61.5;就业指数降至50.4,略高于50荣枯线,创2014年2月以来新低;新订单指数从60.3大幅降至53.7,创2016年8月以来新低,跌幅也创三年最深。

国盛宏观熊园团队在一份研报中指出,美国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就业指数双双下滑表明就业状况有所减弱。整体来看,PMI数据显示出美国经济增长动能正快速衰减,未来经济下行速度可能有所加快。

除了经济表现之外,市场仍需警惕“黑天鹅”的出现。根据10月初的最新民调显示,美国参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Elizabeth Warren的支持率上升至26%,高于另一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的22%。

这一民调结果对市场来说并非利好消息。洪灏表示,Warren的民粹主义思想更极端。比如,Warren主张对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如亚马逊、谷歌和脸书等进行分拆,并指派员工代表进入管理层参加管理决策。这无疑是科技巨头的命门。

洪灏指出,纳指、标普的强势主要受科技股涨势驱动,如果最终Warren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胜出,那么市场对其执政政策将更为担忧。

不过,从短期来看,洪灏认为,虽然美股上周波动增大,但美联储的政策还有调整的空间,将对美股有支撑作用,将吸引资金涌入美股市场。

吴照银对记者表示,预计2020年一季度末可以确认美国经济是否进入衰退期。

穆迪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表示,“我们正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经济处于脆弱的关口。未来几周、几个月将决定2020年是否会出现一个经济拐点。”

巴克莱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Gapen则预计未来四个季度内,美国经济有25%-30%的概率发生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