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服网➤  金融服务信息网

拜腾 走在十字路口

2020-06-3021世纪经济报道

支付宝搜索“514131490”领红包

拜腾汽车,正走在生与死的十字关口。

今年以来,拜腾汽车多次传出降薪裁员、拖欠供应商货款等消息,这家曾经与蔚来、威马、小鹏合称为中国造车新势力“四小龙”的公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经营挑战。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车企的节奏,对尚处于发展初期、资金并不宽裕的造车新势力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6月26日,拜腾汽车有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了公司现阶段面临的经营问题。拜腾方面表示,管理层和股东正在积极讨论相关方案,为公司寻找开源节流的方法,妥善解决短期资金紧张问题。

然而,困境中的拜腾汽车,已经无法像原计划那样在今年二季度上市第一款新车,新造车窗口即将关闭,留给拜腾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由于拖欠薪资的问题带来的公司与员工之间不断升级的矛盾,员工的离职以及对公司的不信任,也让拜腾生死未卜。

紧张的资金链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就有消息称,拜腾汽车高管降薪80%以及中国区员工延迟发放工资。随后,拜腾汽车对此回应称,在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和行业的持续影响下,拜腾的发展无法独善其身,业务运营承受巨大挑战,公司已采取多项阶段性措施,以减少短期固定成本开支、缓解资金压力。

具体的措施包括:中国区员工根据职级以不同比例暂缓发放部分薪酬;核心管理层将集体减薪80%,并出资参与拜腾C轮融资。

但是,时间过去三个月,拜腾汽车欠薪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此外,拜腾汽车还被传出位于上海和北京的办公室退租、南京工厂停工的消息。为购买造车资质,拖欠一汽夏利的4.7亿欠款也即将到还款的最后期限。

6月25日,有拜腾汽车员工对记者表示,拜腾上海办公室4月份就已经关闭,员工的工资一直拖欠,五险一金断缴。他告诉记者,员工们希望公司尽快把拖欠的数月工资在一个明确的时间点之内发放,但拜腾方面目前还没有给出一个让员工满意的解决方案。

拜腾方面对记者回应称,欠薪一事,管理层和股东正在积极应对。公司高度重视员工权益,会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尽快妥善解决。相关具体安排预计将于本月底获得董事会批准后,和员工进行沟通。

公开资料显示,拜腾汽车此前共完成了三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约为8亿美元。除了2016年12月获得的Pre-A轮投资外,2017年8月,拜腾汽车获得包括苏宁、丰盛控股和南京国资委共计2.4亿美元的A轮投资。2018年6月11日,拜腾汽车宣布完成B轮融资,融资总额达5亿美元,其中一汽集团领投2.65亿美元。

但是,对于极为“烧钱”的造车而言,8亿美元的资金并不够。拜腾虽然多次对外透露了C轮融资计划,但是却迟迟没能到位。

2019年3月,拜腾汽车首席执行官戴雷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透露,正在进行C轮融资,目标是在2019年年中完成,并计划在当年第四季度推出车型。

当年9月,拜腾汽车发布消息称,C轮融资即将结束,预计融资规模为5亿美元,参与的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和南京市政府旗下产业投资基金等。去年底,拜腾汽车又宣布与日本丸红株式会社正式达成战略合作,丸红将参与拜腾的C轮融资,双方还将在出行服务、能源解决方案及海外生产和销售等多个领域探讨进一步合作。

有消息称,公司的融资迟迟无法完全到位,是造成拜腾陷入困境的原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拜腾的C轮融资计划有所延迟,目前仍在进行中。”拜腾方面表示。

初创车企洗牌加速

“钱荒”让拜腾陷入困境,但是,它还有产品迟迟无法上市、内部动荡、人才流失等一系列问题。2020年,拜腾必须直面的是,还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

2017年成立的拜腾汽车,是中国造车新势力中极具代表性的一家企业。公司的创始人毕福康和戴雷都有多年在英菲尼迪、宝马等传统跨国汽车集团担任高管的经验,并且熟知中国市场。其中,戴雷在出任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期间,策划了经典的营销案例,帮助英菲尼迪打开了中国市场的局面。

记者曾多次采访戴雷,这个满口流利汉语的德国人有着自己的战略节奏。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后来者,他认为拜腾和蔚来等相比仍然有着自己的机会,关键是优质的产品。

从美国电子消费展到法兰克福车展,拜腾从一开始就给自己打上了“高端化”和“国际化”的标签。拜腾独特的设计,也吸引了业内诸多目光。

拜腾的首款车M-Byte定位于一款高端纯电动中型SUV,其最大亮点莫过于车内搭载的48英寸共享全面屏,这也是拜腾量产需要攻克的重要难点之一。

虽然计划一再推迟,困境中的拜腾,仍在努力推出新车。“新冠肺炎疫情对汽车产业链冲击巨大,影响了量产计划的推进。我们正根据相关情况尽全力做出妥善业务安排,推进量产相关工作。”拜腾方面表示。

但是,对拜腾来说,即便此时新车上市,想要打开市场局面,难度颇大。国产特斯拉已经在中国市场攻城略地,蔚来、小鹏、威马等竞争对手也已经初步培养起了自己的市场基础。夹缝之中,负面缠身的拜腾很难得到消费者的信任。

拜腾不是第一家陷入经营困境的造车新势力,也不会是最后一家。在特斯拉的刺激以及中国推广新能源汽车政策的驱动下,2014年开始兴起的中国新造车运动,在2020年走到了命运的拐点。疫情加速了初创车企的洗牌,活下来的只有少数几家,大多数注定被淘汰。

    无相关信息